您当前位置:首页->警务资讯->最美警察 >> 正文

郭占军:我是老百姓的勤务员


作者: 文章来源:沈阳市公安局 更新时间:2019-08-29 14:04:00
   

  一个社区民警能为百姓做些什么?为了追寻这个问题的终极答案,郭占军已经用去了整整10年的时间。从初入警营的军转干部,到主管社区警务的副所长,他经历了一个基层片警的成长和蜕变,更见证了警务改革的发展和变迁。脱下军装穿上警服,虽然身份变了,可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却牢牢印在了他的心坎上。他把自己的根扎进群众的沃土,撒下一片平安的绿荫;他把质朴的情融入流金的岁月,留下无数温情的故事。有人说他是不知疲倦的深耕者,有人说他是心系百姓的好干部,他却说:“我永远是老百姓的勤务员!”
  郭占军,男,中共党员,1972年出生,现任沈阳市公安局皇姑分局北塔派出所副所长、北塔社区民警。1990年3月,郭占军从黑龙江省一个偏远的山村应征加入火箭军,2008年转业进入公安队伍。近年来,他先后荣获全国优秀人民警察、全国公安机关学雷锋活动成绩突出个人、辽宁省“人民的好干部”、辽宁省“人民满意民警”、辽宁省“十佳社区民警”、辽宁省“雷锋式公安民警”、辽宁省“学雷锋、学郭明义先进个人”、沈阳市“我最喜爱的公安民警”、沈阳市优秀共产党员等一系列荣誉称号,荣立个人一等功1次、二等功2次、三等功9次,连续两届当选皇姑区人大代表。
  2008年,初入警营的郭占军来到北塔社区,成为一名“片警”,开始了一个“门外汉”的进阶之路。部队的多年锤炼,造就了郭占军不服输的性格,他坚信只要下功夫、肯吃苦,就没有干不好的事,也没有闯不过的关。对社区情况不了解,他就用脚板来换,走家串户成了老百姓最熟悉的人;对业务工作不了解,他就捧起书本从头学,练出了一口清的硬功夫。就是凭着这股韧劲,他终于把自己变成了社区里的“活电脑”、“活地图”,从警第三年就被评为“全省公安机关户政系统警务技能大练兵大比武先进个人”,完成了从警营新兵到业务能手的华丽转身。
  “树高千尺不忘根,水流万里总思源。”从军营走出来的郭占军比其他人更加明白,群众才是开展一切工作的力量之源。他深入社区群众,带着责任和感情开展工作,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换来了百姓的爱戴。今年是毛泽东同志批示学习推广“枫桥经验”56周年,也是郭占军扎根社区的第10个年头,在日复一日的平凡岁月中,他始终把百姓的利益放在心中最高位置,把社区的平安和谐当成自己的毕生追求,用点点滴滴的爱民故事 ,留下了永不磨灭的时代印记。
  ——一个独居老人说:“我能背出他的电话号码!”
  时至今日,几乎每个人手机里都存着几百甚至上千个电话号码,在看似庞大的人脉关系背后,很多号码可能在通讯录里一躺就是好几年,迟迟等不到拨通的那一天。可是在北塔社区,不仅很多居民存着郭占军的手机号,甚至还有人随口就能背出来。对社区百姓来说,这个号码并不是一串冰冷的数字,而是随叫随到的平安热线,是照亮心灵的希望之光。
  一个夏天的深夜,郭占军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,电话里传来高大娘虚弱的声音:“小郭,我不行了……”说到这里电话就断了。郭占军顿时心里一紧:“不好,高大娘有危险!”高大娘有心脏病,这几天老伴外出旅游,家里只有她一个人。郭占军一边开车往高大娘家赶,一边拨打120急救电话,同时联系了附近的锁王。医护人员到达现场后,郭占军和他们一道将高大娘送到沈阳市医大四院。接着就是组织抢救、办理住院手续,几个小时忙下来,郭占军早已经是满头大汗。直到凌晨3点半,高大娘终于脱离了危险,这时他才如释重负,一下子瘫坐在医院的长椅上。后来医生说,如果再耽误几分钟,很可能人就救不过来了。
  像这样的紧急救助,郭占军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了,每次手机响起,他总是第一个赶到百姓身边,一次次热情帮助,一次次转危为安,他的手机号码成了名副其实的平安热线。现在,社区里很多独居老人,已经背下了郭占军的手机号码。他们知道,电话那头始终有一个警察为他们时时守候,那是最贴心的亲人,那是最踏实的依靠。
  ——一个刑满释放人员说:“他让我找回了做人的尊严。”
  “一失足成千古恨”是对刑满释放人员的真实写照,因为不光彩的过去,他们不仅背负了人生的污点,在回归社会的过程中也变得举步维艰,甚至有人在多次碰壁之后,再次堕入犯罪的深渊。自从来到北塔社区,郭占军就特别关注刑满释放人员的帮扶转化工作,从来不用有色眼镜去看待他们,而是用自己的一腔真情,给予他们最温暖的人性关怀,用润物无声的真情大爱,使他们重拾生活的希望。
  孙某曾先后因抢劫和盗窃被累计判刑16年,刑满释放回家后的小孙自暴自弃,整日游手好闲,以酒相伴,街坊邻居见到他都躲着走。在小孙出狱回来的第一天,郭占军就把他列入了重点帮扶转化对象,并多次主动找小孙谈心,但小孙总是躲着,见面的时候没说两句话就找理由离开。郭占军没有灰心,在第九次登门后,深受感动的小孙终于向他敞开了心扉。原来,小孙的父母年事已高且疾病缠身,家庭重担就落在了他的肩上。刚刚出狱的小孙身无分文,几次尝试应聘却处处遭到歧视,找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对于他来说已成一种奢望。为了使小孙重燃生活的信心,他建议小孙自己做点小买卖,并主动拿出6000元钱借给小孙,“你要是做买卖赚钱了就还我,要是没赚钱就不用还了。”那一刻,一股暖流直击小孙的心房,自他打出狱以来,曾经的狐朋狗友早就不再往来,连亲戚们都唯恐避之不及,没想到第一个向他伸出援手的,居然是自己曾经最怕见到的警察。捧着郭占军递过来的钱,小孙16年来第一次流下了激动的泪水……一年后,小孙的流动快餐亭已经成为社区广场上的一道风景,小孙也将6000块钱如数奉还。现如今,小孙已经改头换面,兜里不但有了钱,还娶妻生子,日子变得红红火火。“曾经我以为这辈子已经完了,索性破罐子破摔,大不了再进去一次,是郭警官带我走上正道,找回了做人的尊严,他是我一辈子的恩人。”
  还人性以善良,给人生以希望,这是郭占军不变的追求和理想。他不断摸索帮扶经验,积极联系街道社区,共同健全完善了刑满释放人员的帮扶转化和指导就业机制,让一个个灰暗的人生再次绽放了希望的色彩。目前,北塔社区有社区矫正和其他关注对象28人,在郭占军的帮扶感化下,都成了自食其力的劳动者,没有一人重新犯罪。
  ——一个上班族说:“身边有这样的警察,咱心里踏实!”
  “警力有限,民力无穷。”开展群防群治是社区民警的看家本领和基础工作,郭占军每天深入社区走访收集治安信息,还组织老党员、退休民警和治安积极分子成立了义务巡逻队,收到了良好效果。可是,爱动脑筋的郭占军并不满足,他觉得要干好群防群治工作,不但要干得实,还得干得巧。随着移动互联时代来临,他开始了新的探索和尝试。
  深夜是盗窃案的高发时段,可是巡逻队成员基本都已五六十岁,要长期熬夜巡逻显然力不从心。现在年轻人睡得晚、精力旺,怎么才能把他们发动起来呢?几年前,在一次入户走访的时候,郭占军发现年轻人经常熬夜玩网络游戏,而且还会用到一种叫YY语音的软件,在游戏的同时进行线上交流。这个发现让他深受启发,他把小区里的“网游达人”都组织起来,建立了一个“平安北塔”YY语音群,入夜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在群内进行语音“点调”,让大伙起身向窗外瞭望,随时报告可疑情况。有一年夏天,夜里12点多,大学生小李发现楼下有个鬼鬼祟祟的黑影,从一个单元口推出一辆自行车,一路都抬着后轮走,他打开窗户大喊一声,“有人偷车!”吓得那人扔下车子就跑。小李立刻在群里喊话:“有偷车贼,往大门跑了,没睡的都起来,咱们把他截住!”五六个年轻人立刻从楼里冲了出去。由于事发突然,偷车贼最后侥幸逃脱了。可是,打那以后很长时间,小区里都没有发生过一起盗窃案。
  最近几年,手机微信得到全面普及,郭占军在全区率先建立了几个警民微信群,不到一个月就吸纳了2000多个成员,其中有社区干部、个体业主、小区住户……一张无形的庞大信息网全面铺开。“我就像多了2000多双眼睛,时刻注视着不法分子的一举一动,守望着社区平安。”频繁使用微信,手机电量自然消耗极快,郭占军在短短3年间便用坏了4部手机,包里总是备着两个充电宝。晚上在家里,郭占军常常瞄一眼手机就“腾”地从沙发上蹿起来,对家人说一句“社区有点事儿,我过去一趟”,便消失在夜色中。也许是群里有人反映了一条线索,也许是哪个住户把钥匙落在了家里,也许只是邻里间闹了两句口角……反正不管大事小情,只要微信群里信息闪动,都能让他立刻进入工作状态。
  王先生是“守望北塔”微信群里的“老人儿”,用他的话说:“老郭工作细心,啥事都不含糊,身边有这样的警察,咱心里踏实!”给他印象最深的事,发生在冬天的一个深夜。那天,沉默的微信群里突然有人发话:“老郭在吗?有个情况跟你反映一下。”
  “我在,说吧!”
  “这几天下夜班回家时,在楼道里总能闻到一股怪味,在楼门口垃圾桶里经常看到锡纸片,有一家屋里的灯一亮就是一宿。你说能不能是吸毒啊?”
  郭占军立刻警觉起来,又询问了一些细节,立即带着几名民警赶了过去,当场查获两把自制“冰壶”、3克冰毒……
  3年多时间里,郭占军仅通过微信便获得各类案件线索120多条,直接或间接侦破案件78件次,郭占军也因此被大家称作“最潮片警”。
  ——一个孩子说:“我要好好读书,成为郭叔叔一样的人!”
  孩子是祖国的未来,民族的希望,可是在同一片蓝天下,总有一些孩子必须面对命运的安排。小巴是一名来自四川阿坝州的藏族男孩,他出生后母亲就离家出走,父亲又因贩卖毒品被判处有期徒刑。他从小与奶奶相依为命,十分乖巧懂事。为了维持生计,小巴奶奶趁着寒假把小巴托付给邻居照顾,独自来到沈阳谋生。她在社区里租了一个房间,靠着祖传的藏药膏药私下给人看病,因为药效不错,街坊邻居来找她看病的逐渐多了起来。可是几个月前,一位癌症晚期患者在贴敷药膏之后,突然发生不良反应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小巴的奶奶因涉嫌非法行医致人死亡,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。奶奶已经是小巴能依靠的最后一个亲人,虽然老人涉嫌违法犯罪,孩子却是无辜的,如果失去了接受教育的机会和社会的关爱,一旦误入歧途,很可能会重复奶奶和父亲的命运。
  郭占军了解到小巴的情况,立即向所领导汇报,把孩子从四川省阿坝州接到了沈阳市,暂时安顿在所里——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小巴永远活在命运的阴霾之中。为了解决小巴的上学问题,郭占军多次到辖区一所学校走访,详细说明孩子的实际情况,他的诚意终于打动了学校领导,不但同意接收小巴入学,还为他减免了所有费用。孩子上学有了着落,郭占军悬着的一颗心才暂时放了下来。为了帮小巴找回家的感觉,郭占军每到周末就把小巴接回自己家里,还单独给他配齐了全套生活用品,郭占军的儿子和小巴差不多大,他们一同写作业、一同去游乐场,聚在一起总是充满了笑声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亲哥俩。可是,郭占军明白,再周到的照顾也无法弥补亲情的缺失,孩子的父亲和奶奶都在服刑,唯一的希望就是找到小巴离家多年的妈妈。茫茫人海,物是人非,小巴的妈妈在哪里?她是否愿意重拾久违的亲情?一切的答案都等着郭占军去寻找。郭占军多方查找寻访,动用一切关系四处打听,功夫不负有心人,最后他终于在合肥找到了小巴的妈妈。虽然母子多年未见,血脉中的亲情却再次苏醒,母子俩抱在一起,任相聚的泪水肆意流淌。
  小巴妈妈决定带孩子回到自己的城市共同生活,临别时郭占军既伤感又高兴,伤感的是与小巴的一场缘分即将结束,高兴的是小巴终于可以像其他孩子一样,在亲情的庇护下健康成长。在派出所门前,小巴母子坐上了出租车,这时小巴摇下车窗,脸上挂着泪珠说道:“郭叔叔放心吧,我一定会好好读书,长大了做一个像您一样的人!”
  军旗猎猎,那是报国安邦的满腔热血在胸中激荡;警徽熠熠,那是守护平安的忠诚担当在绽放光芒。18年军旅生涯,是郭占军一生为之骄傲的历史;10年社区深耕,使郭占军成了百姓心中最可爱的人。人的生命是有限的,一个社区民警能为百姓做些什么?郭占军已经用自己的行动给出了最好的回答——永远把人民放在心中,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去。当好人民的勤务员,这,就是人民警察的终极答案。
】【关闭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