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->警务资讯->最美警察 >> 正文

一名新警的防“疫”战场


作者: 文章来源:鞍山市公安局 更新时间:2020-03-21 10:18:00
   

 

  “世界上本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,只是有了很多挺身而出的凡人。”一场猝不及防的新冠疫情突然而至,让生活仿佛被按下暂停键,城市空了,街道静了,人流少了,但是对于全国上百万的人民警察来说,一场没有硝烟的疫情阻击战才刚刚拉开帷幕。他们身披警服,留下义无反顾的背影,他们逆流而上,留下奔波忙碌的脚步。 

  她是鞍山市公安局千山分局的一位新警,她叫王雨婧。她是唯一一位坐在鞍山市千山区防指席位上的公安代表,瘦弱的身影略显单薄,但是她的工作赢得了区里各位领导的尊重,多次被区委、区政府主要领导表扬。这就是她的防“疫”战场。 

  2020年1月29日;天气:晴 

  这是我来到千山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的第一天,也是我真正参与到疫情防控工作的第一天。中午,当我接到局长要求我作为公安联络员常驻区防指的工作安排时,心中的忐忑其实是多于对新工作的激动的。望着局长充满期待和鼓励的眼神,我心里不禁打鼓,“我可以吗?我真的行吗?”但是,我知道这就是责任,在疫情面前,从来没有新老警察之分,只要我身穿警服,这一刻我就跟所有冲锋在防疫一线的老民警一样,坚信疫情就是命令。 

  当我推开区防疫指挥中心的大门时,我被眼前繁忙的场景惊到了,屋内的几块大白板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名字,每个人都步履匆匆,长长的会议桌上堆着一叠叠等待下发的文件,这里的空气中似乎都充斥着紧张的气氛。还没等我坐好,就有工作人员拿着十多页的统计表走到了我的面前,“丫头,跟公安核对一下数据。”我甚至都没弄明白数据之间的区别,就更谈不上应该如何和公安进行数据对接了。可我知道在疫情期间,时间是以秒计算的,一分一刻耽误不得,于是我一边打电话与治安民警交流数据来源,一边找卫健局工作人员询问数据内容,以前从没接触过的名称现在都一股脑的塞进了我的脑子里。捧着写有近一百多条信息的防控统计表的那一刻,我知道了联络员的工作绝不仅仅是打打电话那么简单,因为你所经手过的每一个信息背后都可能是一个潜在的危险,只有配合好各方面的工作,只有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才能保证将数据做细做扎实,将风险降到最低。 

  一下午的工作在忙碌中很快结束了,夜晚华灯初上,下班时我开着车穿过往日繁华的街道,城市安静得仿佛被按下了消音键。看着两侧住宅楼内一盏盏暖黄色的灯,突然一种骄傲之情油然而生,为了这万家灯火,有太多太多像我一样的普通警察,在这个本该全家团圆的日子,告别家人,义无反顾地走上了属于我们的防疫战场。 

  2020年2月15日;天气:晴 

  转眼间,这已经是我在区防指的第三周了,随着工作的慢慢熟悉,我也开始从当初的手忙脚乱逐渐步入正轨。从对防疫知识丝毫不了解到开始主动学习“五步洗手法”,从第一次核查时的一头雾水,到熟练掌握数据情况,从第一次与卫健部门沟通核查信息时的不知所措,到能准确帮助卫健衔接公安相关部门,从第一次向区委马成志书记汇报工作时的局促,到能在例行早会上详细讲解公安相关工作,我在摸爬滚打中渐渐成长着。 

  过去的三周,很多事情还历历在目。我听过每日例行早会上各小组对防控工作的热烈讨论,见过卫健局副局长亲自开车拉发热病人前往医院就诊,感受过指挥部不分白天黑夜的忙忙碌碌。还记得5号早上,我快速完成核查任务后,将情况说明递交到指挥部,当听到有人称赞道:“还是公安工作做得细啊,有了他们的帮助咱们的防控工作就顺畅多了。”那一刻我真的觉得无比骄傲。 

  在指挥部的每一天我都坚持穿警服,除了工作需要,也是为了能让别人第一眼就看到我是警察,我知道在这的每一天都不仅仅代表我个人,我代表的是公安民警的整体形象,我的一举一动,都不能辜负前线同事们的心血。 

  2020年2月27日,天气:冷风嗖嗖 

  今天是我作为公安联络员在区防指的第三十天,时间转眼间就已经过去了一个月。这几天总有人问我累不累,办公室的同事,综合组的组长,就连在区防指开完会的赵晓东局长,在临走时都不忘叮嘱我几句,“注意身体,坚持不住的时候跟我说。”每每得到这些关心时,我总觉得很愧疚,因为跟很多战斗在一线的民警相比,我真的谈不上“坚持”二字,我只不过是想尽我所能将我能做好的事情做好。 

  昨天,一直跟我对接核查信息的卫健局马姐问我,从我接手工作到现在给她发过多少条核查任务?我一统计,没想到仅仅一个月,我经手的核查任务就达到了四百余条,处理了上百份的联防联控文件,递交了二十余份报告,甚至在晚上十一点半我还在与区防指的工作人员对接着工作。时间过得真的很快,快到我自己都忘了我上次休息是什么时候,快到我已经习惯了睡前将手机音量打开,只是因为担心自己睡得太沉而耽误了重要信息的接收和反馈。 

  还记得有一天,一位领导拿着我递交的出租房屋工作报告问我,暂住人口,寄住人口有什么区别,为什么排查人数跟实际人口数差这么多?一时间,从来没接触过人口排查工作的我当下就懵了,无奈之下,我只能告诉他,我需要再找人问问。接下来,我赶忙拨通了人境大队民警和派出所社区民警的电话,向他们仔细询问相关数据,确认各个数据间的区别。在一番请教后,我拿着做好的学习笔记找到那位领导,结合相关例子将暂住人口、寄住人口和常住人口的含义详细地为他讲解了一遍,听到他称赞我讲得很透彻,很明白的时候,那种从内心深处涌上来的开心让我至今还记得。 

  过去的三十天,我一边干着联络员的工作,还一边充当着区防指的接线员。每天要接到近二十多通电话,电话那头,有操着浓重东北口音的大爷,一遍遍向我询问何时养老院才能开业,也有医生询问几时能驰援武汉;有区内百姓询问返鞍后什么时候可以复工,也有企业经理询问归国人员如何隔离。作为外地人的我常常因为听不懂方言而着急,但每每当我耐心的解答完他们的问题后,我总会听到那一声情意满满的谢谢,也正是这句谢谢让我这个小民警有了更多努力下去的动力。 

  回顾过去的日子,不同于前线抗“疫”民警的惊心动魄,在区防指的每一天更多的是看起来的“岁月静好”,忙忙碌碌中我尽力做着每一件小事,戴好工作牌,穿好警服,当好沟通的桥梁,就是眼下我最重要的任务了。 

  “疫情不灭,警察不退。”疫情还没结束,我还会继续工作下去,相信春暖终会花开,战“疫”必将结束。 

【鞍山市公安局值班编辑】

 

】【关闭】